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十四章 突破 八层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,最快更新灵元天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望着那似不染凡尘的容颜,扭捏含羞的曼妙娇躯,这一刻的韵儿,清纯与魅惑这两种极端鲜明的气质,竟然被她完美的融合展现而出,让得凌云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在心中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通,暗呼受不了的凌云,也不问什么话,随口应了一声,然后在韵儿一脸愕然的目光中,慌不择路地撒腿就跑,险些撞在路边的光秃大树上,在少女即好笑又窃喜的注视下撒足狂奔回他的住处。

    极为不雅的奔回自己的房间,凌云方才吐出一口气,回想先前那丢人的情景,满脸通红的苦笑道: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……我那自谕不差的心境,在她面前怎就这么不堪一击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为师早就跟你说过了,你还是太年轻喽……”在少年万分感慨之时,灵尊有些戏谑的笑声,突兀的在寂静的房中响起。

    在领口下面,狠狠瞥了一眼,一脸苦瓜色的凌云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一次没有出声反驳,回想着昔日那老不正经的话,在联想到这一段时间韵儿对他种种的古怪举动,还有先前那副魅人极致的娇态,凌云忽然觉得心底深处滋生出一丝异样的情愫,心头躁动还未平复,霎那间犹如加了燃油一般,蹭的剧烈燃烧起来,心脏好似野马肆意狂奔般的猛烈跳动起来,红到耳根的小脸,忐忑不安的低声愕然自语道:“我?不会……真的喜欢上她了吧……”心中这个念头一出,身体打了一个激灵,凌云暗骂了自己一声不要脸后,这才逐渐的将那无耻的念头从脑海中消除干净。

    双手混乱抹了把脸,深吸一口凉气,凌云将角落的木桶端出去倒掉,片刻后,端回重新换好清水的木桶,将之轻轻的放在房间中央,拿出盛放温体灵液的玉瓶,打开瓶塞,滴了足足十五滴灵液之后,然后飞快的褪掉衣物,翻身跃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入冰冷的血青色水液中,一股股舒爽清凉之意入体,那稍显躁动的心,顿时逐渐平和下来,凌云舒服的发出一声低哼,缓缓闭上了双眼,任由灵液舒缓着略显疲惫的身心。

    在又增加了五滴灵液之下,温养的效果也随之增强了倍许,大大加快强化骨骼脉络进度,受损的经脉正以缓慢的进度重新拼接连通着气海,而气海碎片也在徒增的丝线连接下,以略微加快的速度缓慢弥合着……

    闭目养神的凌云,回味着先前自己带给所有族人的震撼,淡淡的笑容爬满脸颊,实力,果然一切都要以它为主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画面闪烁,突然一张傲慢的俊朗青年闪现而出,另一张美艳面孔也随之清晰浮现,那是…真龙宗少宗主飘飞与昔日的未婚妻端木飞雪。

    双眼乍然睁开,黝黑的瞳孔闪烁一抹光芒,望着房间南边的方向,凌云轻声细语道:“两年……你们可要准备好,我很快就来了…

    那日大厅中四人肆意羞辱的情景,那飘飞蔑视的话语以及端木飞雪鄙视的姿态,又一次身临其境的一一浮现而出,凌云脸上的笑容已然不在,而是被略显可怕的狰狞所取代,那一幕幕,不是时间可以抹去的…

    “两年,想要捍卫自己的尊严,修炼必须还要更加刻苦才行,那少宗主…可是要置自己于死地的阴险小人,不过身为下一任宗主的人,想要将之打败,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。”凌云笑容重新浮现,不过略显成熟的脸上却多了一抹冰冷。

    一股迫切变强的情绪从心底涌出,缓缓闭上眼睛,抛去杂念,凌云凝神一门心思的沉浸在修炼当中,十指结出印结,水液中的血青色药力,顿时加快速度吸收入体。

    一晚过去,在少年忘我的修炼中,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本来还要继续修炼,冲击八层壁垒的凌云,就被约好的韵儿早早叫了出来,修炼被打断的凌云,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,这才回想起昨天好像是答应过韵儿什么,没成想竟然是她拒绝凌燕儿的那件事,可答应过的又不好因为修炼就拒绝掉,而且还是亲如兄妹的韵儿,那就更拒绝不了了,只得陪她去后山玩了一天。

    至从展现惊人之举,每当族人远远看到凌云时那不同以往的目光,凌云清晰的感觉到,以前目光中的不屑以及嘲笑已然消失不见,反而透露出另一种神情,那是……崇拜与敬畏的眼神。

    对此,凌云依然平静如水,丝毫也撩拨不动沉稳无波的心境。

    在陪着欢快喜悦的韵儿玩了一天,苦苦挣扎控制着极不平静的心,颇为难言的跟着欣赏了一天的绚丽雪景后,凌云再次狼狈不堪的回到住处,二话不说,跃进灵液木桶开始修炼,以此消除极不平静的心神,此后,时间一天天又在凌云修炼中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除了偶尔和义父聊聊天,又被韵儿逮到机会拉着到处走走之外,凌云的时间全部用在突破境界之上。

    有一次倒是让凌云有些诧异,就是那妩媚又不失清纯的凌燕儿,竟然主动来到自己的住处,撩人的声音,极具魅惑的邀请,不过,明知她那现实的本性,凌云还是委婉的拒绝了之。

    一月的时间,在表面悠闲实则没日没夜修炼的日子中,很快度过,凌云在灵液加量和勤奋修炼下,灵气浓度如龟爬的速度缓慢增长着,日积月累,水滴石穿的不懈努力之下,终于触碰到灵气境八层的壁垒,就在成人仪式的最后一个晚上,凌云承受着气海暴动的难言痛楚,在足足折腾天亮破晓之时,凌云方才一脸疲惫的陷入沉睡当中,而那半年不曾突破的境界,就在这痛苦的一晚煎熬下,成功突破了…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